搜尋:
搜尋
熱門: 熱量減肥老年人健康女性健康兒童健康上班族健康男性健康有機食品食品安全免疫力
 
大師首選 食品營養標籤

【優雅玩廚】英國大廚來你家烤肉?秋節的優雅就靠它

【優雅玩廚】英國大廚來你家烤肉?秋節的優雅就靠它

中秋腳步越近,超市架上就有更多烤肉食材、用具在向你招手。不過一想到木炭、烤肉架和燒烤夾這些器具,大概用過這次就要.......<詳全文>

東京Banana系列之銀座草莓蛋糕讓我有愛

東京Banana系列之銀座草莓蛋糕讓我有愛

我承認,曾經,只要一聽到「東京Banana」這幾個字就會發出少女的尖聲怪叫!但隨著東京Banana推出了豹紋、貓紋、長頸鹿紋.......<詳全文>

2016香港航空扭蛋路跑 地表上最期待的5K趣味賽事!

每場扭出15張台北香港來回機票及旅遊基金新台幣21萬 航海王扭蛋、迪士尼扭蛋、神奇寶貝扭蛋全新登場 即日起開放報.......<詳全文>

《當代視覺走廊》聆賞歐洲 ──音樂節和音樂景點 / 2008.10.12

中國時報

【李歐梵】

我非百萬富翁,沒有錢週遊列國去聽票價昂貴的歌劇,即使是著名的音樂節如奧地利的薩爾斯堡,現在也裹足不前,好在多年前去過一次。記得三十多年前的一個暑假,我隻身到歐洲漫遊,特意到薩爾斯堡玩了一趟,還寫了一篇名為「薩爾斯堡音樂節」的文章,大談那一次(1968)的節目,因為我竟然臨時買到一張門票,聽到後來英年早逝的女大提琴家杜布蕾(Jaqueline Du Pre’)和樂隊演奏德伏乍克的大提琴協奏曲,一時聽呆了,為其琴音和風姿所絕倒。

此文要介紹的音樂旅遊景點和音樂節,大多是根據我近二三十年的音樂旅遊經驗,當然遺漏在所難免。

維也納音樂節
歐洲音樂氣氛最濃的大都市是哪一個?一般人一定會說是維也納。不錯,維也納有音樂節(約在五月),有世界知名的金色音樂大廳和歌劇院,但票價昂貴,要事先預定。八十年代我到維也納大學講學,臨時買了一張歌劇院的站票看芭蕾舞,進門時查票員要我戴領帶,半場休息時另一個服務員看我穿了雪靴,以為是闖進去的,差一點把我趕出大門!從此我再也不想去維也納,在家看看新年音樂會的影碟就夠了。

布拉格之春音樂節
我覺得歐洲最有文化氣息、又可以隨時聽到廉價音樂會的城市是布拉格。這個卡夫卡和昆德拉的城市,我早已和它結下了不解緣,前後訪問過四五次。著名的布拉格之春音樂節在五月,第一場必奏史美塔納的「我的祖國」(Ma Vlast),最後一場必奏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有一次我受邀到該地大學的漢學中心訪問,事先蒙邀聽一場「我的祖國」,如願以償,至今還是我的音樂回憶中最難忘的時刻。

遊客多在夏天湧入布拉格,但沒有關係,你照樣可以而且很容易聽到音樂會,那幢精緻的小劇院(在城市心舊廣場旁邊)至今裝修保管得很好,那就是兩百多年前莫札特歌劇「唐喬萬民」首演的地方,每年暑假必演莫札特歌劇,招攬遊客,值得一試。我在此聽過兩場歌劇:「唐喬望尼」和「女人皆如此」,至今記憶猶新。這個小音樂廳只有數百個座位,舞台也不大,但真的是嬌小玲瓏、美奐美侖。除此之外,布拉格滿城教堂,幾乎每天下午黃昏時刻都有室內樂音樂會,可以臨時購票入場,是陶冶性情消磨時光的最好去處,當然還有各個大小皇宮古堡,我在其中一間聽過捷克名小提琴家Josef Suk的獨奏會。也許我對布拉格有偏愛,聽說近年來也越來越商業化了,但我相信它古城建築依然無損,值得一遊。

東柏林
歐洲最有音樂文化的國家是德國。統一之前的東德和西德,在音樂方面相得益彰,甚至可以說,東德的音樂氣氛更濃。我曾在東柏林國家歌劇院聽過韋伯的「魔彈射手」,當時(約在八十年代初)的票價僅合美金兩三元!當然是社會主義政府的補助,讓我等窮遊客大飽耳福。聽音樂會是德國人的日常生活習慣,到處都有歌劇院和音樂廳。除了東柏林之外,東德還有萊比錫和德勒斯登,只是我沒有去過。

西柏林的交響樂廳(Phil-harmonie)乃音樂朝聖必去之地,廳內的設計和座位安排別出一格,音響特佳,外觀我則不敢恭維。八十年代我在此聽過數場音樂會,都是臨時決定去的,當年票房會在第一場預留少量門票。有一次我十分幸運,和友人高信彊和他的兒子同去,剛巧一個德國老太婆看到一個華人小孩子手執德文小招牌──「有票嗎?」竟然讓給我們三張票,而且一分錢也不要!這個經驗我至今難忘。我在此聽過兩位指揮大師小澤征爾和穆提指揮柏林愛樂的音樂會,奏完掌聲不絕,樂隊卻在第二次謝幕後率先離台,並由指揮家謝幕五六次之多。還有一次聽的是波哥雷里奇(Ivo Pogorelich)的鋼琴獨奏會,他一上台,台下的女「粉絲」,就大叫Ivo!Ivo!不止,演奏之後又擲上鮮花束來,滿台繽紛,羨煞人也。

慕尼黑
西德最有音樂氣氛的城市可能是慕尼黑,歌劇季節很長,雖然票價不便宜,但如果願意在上演前排一兩個鐘頭的隊,還是可以買到臨時票。我就是這樣買到一張減價的包廂票,坐在一位貴婦身邊,從頭到尾她正襟端坐,沒有望我一眼。慕尼黑還有一幢名叫Residenz的古老音樂廳,典雅可愛。

當然,在德國連小城如Ulm都有音樂廳和歌劇院(卡拉揚就是在此發跡)。我曾在Mannheim聽過李察史特勞斯的歌劇Elektra(金庸譯為「深宮情仇」,貼切之至),歌劇院不大,但每晚依然滿座。北德科隆和漢堡更不必提。還有一個石荷州(Schleswig Holstein)的音樂節,此前沒有去過,今夏頗想到此地一遊,不知是否可以成行。

阿姆斯特丹
德國的近鄰荷蘭也是樂迷的好去處。阿姆斯特丹的音樂廳(Concertgebouw)外觀並不雄偉,裡面也不大,但音響奇佳,我在此聽過年輕的賽門拉圖(Simon Rattle)指揮鹿特丹交響樂團演奏馬勒的第七交響樂。夏天的荷蘭遍地都是鮮花,如能駕車遨遊,實乃人生一大樂事。有一對好友夫婦,我戲稱養女和女婿,二人長住荷蘭西部一個小城。有一年冬天我到東部的大學古城萊頓(Leiden)開會,會議一結束就約他們夫婦駕車到處去找音樂會聽,後來到鹿特丹附近的一個室內體育場看普契尼歌劇「杜蘭朵公主」,體育館內一頭是舞台,台前空間擠滿了膺造的秦王兵馬俑,真是異想天開,蔚為壯觀。又有一年初春我們開車闖進一場大型通俗音樂會,由大師Harnoncourt指揮,原來是荷蘭某大企業或財團一年一度籌謝員工的音樂會!香港的習慣是聚餐,但荷蘭人餐後不忘聽音樂會。這是我喜歡荷蘭人的原因之一。

布達佩斯
我喜歡到歐洲的小國去聽音樂會,東歐最合我的口味,除了捷克外還有匈牙利,也許是因為我仰慕的幾位指揮大師──蕭提、塞爾、杜拉第,還有貝曼第,都是來自匈牙利吧。但我從未進過布達佩斯的歌劇院,只在一家大酒店希爾頓的後院看過一場很特別的表演:巴托克的「藍鬍子城堡」以歌劇和舞蹈的方式演出,播出來的唱片卻是布列茲(Pierre Boulez)指揮紐約愛樂的全套歌劇,而劇情說明書和對白全是匈牙利文,我邊看邊臆想,後來竟然把腦中想像出來的故事寫出一篇文章來。那場演出,大膽驚人,令我震憾,事過三十多年,現在還記得殺妻魔王藍鬍子擁著半裸的新婚妻子裘迪斯的做愛場景,我剛好坐在第一排,兩個演員幾乎就躺在我腳邊!如今說不定那家希爾頓酒店早已蕩然無存了,和香港花園一樣。

巴黎
一個地方的文化和歷史與記憶是分不開的。我以前每次歐遊,都是作文化和音樂的尋幽探勝之旅,去景點?不是為了拍照,而是為了紀念和回憶。古蹟多於名勝。然而有的大城如巴黎,當然歷史輝煌得很,但音樂文化不足,巴黎的新歌劇院奇醜,那幢Chatelet音樂廳也不太出色,我每次去都無音樂會可聽,大概運氣不好。巴黎的交響樂團我認為沒有一個是世界一流的,而且暑假期間似乎也沒有什麼音樂節。法國的音樂表演,令我失望。巴黎城郊新建了一個音樂城,我也沒有去過,也許布列茲創辦的當代音樂演奏團值得一聽,但未必合一般樂迷的口味。最近聽說有一個馬拉松式的鋼琴音樂節 La Rogued'Auth'eron,在影碟上看見聽眾圍看演奏台四周而坐,衣著也隨便,眾多鋼琴家每晚輪流上陣,各顯神通。我很想一試。

琉森
另一個價錢昂貴的歐洲國家是瑞士,每年九月初在風景勝地琉森(Lucerne)舉辦交響樂團的馬拉松音樂節。其實這個音樂節歷史悠久,近年來中斷,自從名指揮阿巴度從柏林愛樂退休後,到此地坐鎮,非但恢復了音樂節,而且各地好手風起雲湧前來助陣,在影碟看到這個琉森節日樂團的陣容,真不得了。任何樂迷都會嚇一跳:俄國女大提琴家 Gutman竟然屈居次席;曾受卡拉揚青睞的女單簧管手 Meyer端坐本管部首席,吹得十分賣力,還有一個 Hagen四重奏團和柏林愛樂的首席中提琴,真是陣容強勝,希望將來有機會去現場聆聽,但是否買得到票?

兩種一票難買
歐洲的著名音樂節的最大弊病,就是票價太貴,較便宜一點的便是一票難求,古典音樂成了有錢人附庸風雅(雖然內中也有不少樂迷)的消費品,我等中產階級「高攀」不上。所以我今後的音樂旅遊計劃還是要有所取捨,一方面找音樂活動很多的地方去,不會失之向隅;另一方面要去找較冷門的小地方。前者最好的去處還是倫敦,後者就要去實地考祭了(可惜我不是中國大官,沒有公帳可報)。

倫敦
音樂活動最多的城市除了德國外應該是英國倫敦,每年任何一季都有各種音樂會可聽。皇家歌劇院票價太貴令我裹足不前,倫敦左岸的皇家節日廳(Royal Festival Hall最近裝修一新),坐鎮的樂隊不只一家倫敦愛樂;還有倫敦交響樂團的大本營Barbican廳,和專演室內樂和獨唱會的Wigmore廳。夏天最好的去處當然是皇家阿爾伯廳(Royal Albert Hall),這座龐大的圓形老廳,每年夏天(七八月間開始)都舉辦多場音樂會,想樂迷早已耳熟能詳。我曾在此廳「參加」過數場音樂會,所謂「參加」,就是和台下站著的年輕觀眾一定起鬨,在表演前喧鬧一陣。就演奏開始,全場鴉雀無聲,五千人洗耳恭聽,所以演奏家和樂隊在此地表演也特別賣力。最近(2004年)有一次我和妻子在此廳聽到阿巴度指揮歐州青年樂團的表演,年輕人在台上個個生龍活虎,台下反應更為熱烈。

冷門城市
至於「冷門」地方,可能樂迷各有所好。我個人最鍾意的冷門城市,現在也漸成熱門了,是俄國的聖彼德堡。我在八十年代初和一群中國朋友從瑞典坐船登岸,還未下船就到處打聽似此類音樂會的機會,最近聽友人說:最近來港獻藝的匈牙利鋼琴家席夫,每年五月都會到義大利的一個小城和一些好友舉辦即興音樂節,但願有一日我和妻子可以在他的粉絲席上忝居末座。


 
Copyright 2005- Funhit Marketing Co.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勿任意轉載違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