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搜尋
熱門: 熱量減肥老年人健康女性健康兒童健康上班族健康男性健康有機食品食品安全免疫力
 
大師首選 食品營養標籤

【優雅玩廚】英國大廚來你家烤肉?秋節的優雅就靠它

【優雅玩廚】英國大廚來你家烤肉?秋節的優雅就靠它

中秋腳步越近,超市架上就有更多烤肉食材、用具在向你招手。不過一想到木炭、烤肉架和燒烤夾這些器具,大概用過這次就要.......<詳全文>

東京Banana系列之銀座草莓蛋糕讓我有愛

東京Banana系列之銀座草莓蛋糕讓我有愛

我承認,曾經,只要一聽到「東京Banana」這幾個字就會發出少女的尖聲怪叫!但隨著東京Banana推出了豹紋、貓紋、長頸鹿紋.......<詳全文>

2016香港航空扭蛋路跑 地表上最期待的5K趣味賽事!

每場扭出15張台北香港來回機票及旅遊基金新台幣21萬 航海王扭蛋、迪士尼扭蛋、神奇寶貝扭蛋全新登場 即日起開放報.......<詳全文>

【閱讀文學】真女人 / 2009.02.15

中國時報 曹又方

要自自然然做女人和人,真不是一樁容易的事!

相形之下,男人和人經常是可以畫等號的,除非他們不想做人。

小時候,第一次聽見「真人」這個名詞,

心嚮往之,慢慢卻發現真人都是男人。

從少年開始,就特別受到紅樓中的二尤吸引。一條線索就被戲劇、電影和小說本身延續著,不曾斷落。

書中評尤二姐的品貌是「溫柔標緻言談行事勝鳳姐五分」。又從賈珍、賈璉的眼光看尤三姐,評曰:「所見過的上下貴賤若干女子,皆未有此綽約風流者」。甚或連寶玉都對柳湘蓮說:「真真一對尤物,她又姓尤。」

由於都是舊時代的女子,尤二姐、尤三姐當然扮演不了何種社會角色。但是天生麗質,卻不管歡不歡喜都得當美女,也就是傳統的薄命紅顏。

可憐見兒,那尤二姐被賈璉拐做二房,後來死於元配王熙鳳的歹毒手段。那頗有主見的尤三姐,雖然試圖主導自己的命運,自擇婚配,卻也慘烈地犧牲了!

兩三百年前了,尤三姐竟然說出:「恁你們揀擇,雖是富比石崇,才過子建,貌比潘安的,我心裡進不去,也白過了一生。選可心如意的人方跟他去」。煞是不已。

既得絕色

在「紅樓夢」六十五回中,尤三姐對一同呷酒的賈璉、賈珍的評價是:「他兄弟二人竟全無一點別識別見,連口中一句響亮話都沒有,不過是酒色二字而已。」於是,她自己高談闊論,任意揮霍灑落一陣,拿他弟兄二人嘲笑取樂。竟真的是她嫖了男人,並非淫了她。一時她的酒足興盡,也不容他兄弟多坐,攆了出去,自己關門睡去了。

然而,在同回中又評述尤三姐:「天生脾氣不堪,仗著自己風流標致,偏要打扮的出色,另式做出許多萬人不及的淫情浪態,哄的男子們垂涎落魄,欲近不能,欲遠不捨,迷離顛倒,他以為樂。」

關於尤三姐這個人物,除了前述,尚有好幾個段落都把她說的比前一段還要放蕩不羈、無恥老辣。但是,也有許多版本將尤三姐的一些不檢行為刪節掉了,似乎是在對應之後的貞烈?

且看柳二郎悔婚時竟對寶玉口不擇言道:「東府裡除了那兩頭石獅子乾淨,只怕貓兒、狗兒都不乾淨。」

寶玉前此也曾對柳湘蓮說:「你原本要一個絕色,如今既得了個絕色便罷了,何必再疑?」

但是柳二郎卻決意討回做為信物的鴛鴦劍。尤三姐知意對方嫌自己是淫奔無恥之流,不屑為妻。便摘下劍來,將雌鋒隱在肘後,左手將劍與鞘送與湘蓮,右手回肘往項上一橫,自刎死亡。

急轉直下的結局,表現出尤三姐的果敢至情,絕非朝更夕改之人。直到此時,柳湘蓮這個在書中被描述成冷面冷心、無情無義的標致男人才幡然驚悟:「我並不知是這等賢妻,可敬,可敬。」之後又扶屍和扶棺痛哭兩場,並用雄劍斬斷萬根煩惱絲,隨道士遠逸。

不知曹雪芹的原意為何?但是,有一點十分顯著,便是尤三姐這個人物被置於蕩女和貞女兩端,一般人怕也和柳湘蓮一樣世俗。不過,透悉世相的作者,也大有可能創造一個魅力四射的女性,在擇定對象之後,才表現出專一執著,而且並非傳統意義上的女子片面貞烈而已。

貞與不貞

尤三姐能夠洞悉身邊男人不過「酒色」二字,現代女性,除了需要受騙的乖乖傻女,誰人不識男子那點淺薄心思?即令到了今天一夜情普遍發生的夜店,做為浪蕩子的城市獵人都在感嘆,貌似浪女的女性最難上鉤。問題取決於女人的心。喜歡上了,不要說像尤三姐那時代都可以自選對象,更不要說現今有人自薦枕蓆了。貞與不貞,取決於自律,而非男女雙重標準。由來就無人以貞淫來判定男人!不是嗎?

英國女作家吳爾芙也早在百餘年前說過:劍影投射在女人的廣大生命中。這把劍一端是習俗、傳統與秩序──符合準則的一切。另一端是──假如你夠瘋狂而想去跨越它,選擇離經叛道的生活,則是雜亂無章,悖離常軌的一切。跨越劍影或許給女人帶來有趣的人生,卻肯定充滿危險。尤三姐才跨出劍影小小一步,就死於鴛鴦劍下了。同時,觀諸古今中外文學中的眾多女子,莫不如此。

包法利夫人不甘於平庸生活,兩次失陷婚外情的結果,是服砒霜自殺;安娜卡列妮娜也為追逐愛情,喪生火車輪下。做為青樓女子,茶花女不敵俗見病困而死;而烈性的杜十娘則為不值的負心漢沉江而亡。

到了幾乎沒有一個像樣女人的「水滸傳」裡,潘金蓮儼然今古淫婦,橫死在代表綱常的武松之手;遠遠不及有著相仿命運的卡門,至少吉普賽的血統,讓她生前活得像一隻自由的鳥兒,而且死於愛她想要獨佔她的男人之手。

在中國傳統的文學作品裡,恐怕只有「聊齋」裡的女性,因為身為鬼狐妖才能置身禮教之外,並被賦予了姿色之外更多的靈性、才情,甚至居於強者地位。不過,一切仍然無法跳脫男性對女性的設限。

性別出走

不能不思及「浮生六記」裡的云娘。當有不少人視她理想妻子,是個最正統合轍的女人。何況,又幸運地嫁給一個志同道合的丈夫。荒謬的是,她卻為了給夫婿納妾受挫而病亡,死時猶盼來生相會。難道竟無絲毫委曲?

直到易卜生寫「傀儡家庭」,覺醒了的諾拉,才演出了破天荒的驚人「出走」。年輕的時候,不禁質疑她要走到哪兒去?又能走多遠?

無意中談到了蘇偉貞題為「三個出走的女人」的論文。她從三篇當代女性小說中,探討了三種出走模式。分別是八十年代袁瓊瓊的「自己的天空」──由家庭出走;九十年代曹麗娟的「童女之舞」──從性別出走;世紀末張瀛太的「西藏愛人」──從身分認同山走。

這三篇小說中的女主角,分別經由家庭、姓別、身分認同中出走,蘇偉貞認為是建構了女性出走的三大面向。最後總結:女性出走,是一種姿態,也是一種文學效應。

我也像所有關懷女性出走議題的人一樣,想要知道她們有哪些路可走?又走上了哪些道路?雖然出走的目的並不在回家,而且許多時候也回不去了。但是,八十年代,在紐約,我讀到一本當時的流行小說──美國女作家艾瑞卡.張的「怕飛」。令人驚詫的是女主角在外邊瘋玩一陣,卻又若無其事的回家了!

回顧古昔男子多以女性為色欲對象,女性的價值自然不高。紅樓二尤被看成尤物,還是出自愛女性的怡紅公子之口,更不要說柳湘達之輩追求的 只是絕色。膾炙人口的「飄」裡面,女主人公郝思佳是個大美女,依恃的仍然是美色和男人。只不過生命力超強之外,而且有血有肉有自我多了!那份自私,算是朝前跨出一大步。

在當今社會的真實情境中,雖然吳爾芙的「劍影說」依然發生作用,但 是女性可選的路途畢竟寬廣許多。這當兒不僅男性逐漸開始以同類對待女性,女性自身也經由變造樹立起人格來。

若論希拉蕊,在嚴峻陽剛的政界,任怎麼說也是表現不俗。再說珍芳達,戲裡戲外都是大為出眾,是一號人物。而大紅大紫的歐普拉,人氣和影響力,再加上十數億美金的身價,豈容小覷?

問題來了。希拉蕊、珍芳達、歐普拉這三位女性的社會角色都扮演的十分出色,但是亦兼具女性角色的她們這個部份是否受到壓抑,或者是能夠適性的發揮呢?

成功會扭曲人,尤其是女人。雖然這三位女性都具有足夠的自信,而且也十分獨立自主,既定的社會規範看起來框限不了她們,其實卻仍舊隱然受制。

以珍芳達為例,嫁給法國導演羅傑華汀時,被塑造成豔星。嫁給CNN總裁泰德華納後,卻扮演起可憐女人的角色來了。她在自傳中爆料,陪丈夫玩三P,委曲又求不了全,成了恨事。想當年支持越戰、抽掉兩根肋骨拍攝風行世界的建功錄影帶,跟老爸亨利芳達拍金像獎電影「金池塘」,又拍了標榜女性友情,令女性大為感動的影片「茱麗葉」……,曾幾何時,她竟讓把她當成楷模的女眾們灰心失望了!至於希拉蕊,則在私領域中,亦遭到貴為世界領袖的老公背叛,讓她顏面無光。而,歐普拉不僅童年受虐,而且又曾被性騷擾。

完整的人

兩性關係,總是令女人在公共領域中受損,看來這是普世現象。這是因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失陷於愛情,進而失去自我,因此難免宿命性地注定活在背叛之中。對於一味屈服於無盡欲望,只會對女人從事征服和佔有的男性而言,根本無法理解女性尋覓知音和愛人的理想,更不要說做為靈魂伴侶的夢想終必幻滅了!

尤三姐幸虧死的早,否則文學中其他那些姐妹,面對著比現實還要嚴酷的人生,演繹的還要慘痛。當純真和剛烈被歲月消蝕殆盡,在容顏上所形成的滄桑和虛無,讓人豈非更加不忍和難堪?

看來,要自自然然做女人和人,真不是一樁容易的事!相形之下,男人和人經常是可以畫等號的,除非他們不想做人。小時候,第一次聽見「真人」這個名詞,心嚮往之,慢慢卻發現真人都是男人。由於真人是純粹的人,而女人做人卻非得打個七折八扣。總的來說,終究算不上是一個充分完整的人。

穎慧和口才便給的陳文茜,在被大眾認可之前,由於身姿上凸出的性徵,不免受到輕慢。足證人們在看見女人之前,是無視於才情,更不要說人格的了!十分慶幸,在她身上不再看見過往女強人的咄咄逼人。又何必做假男人,而且是不良的那款呢?十分欣賞她終於能夠不失女人地去做人了。

透過媒體報導,得知中共副總理吳儀「裸退」的消息,心生景仰。多麼輝耀的人格啊!這與從台灣之子變成台灣之恥的下台後的陳水扁對照,是何等的天壤之別?女人中也有令鬚眉汗顏的人,這就不再以男女論英雄,而是以人格比高下了。

從「裸退」二字,突發異想,便玩起文字遊戲來了。在同樣的時代裡,至今尚有採取「裸進」為晉身階的女性,著實令人哀矜啊!

「紅樓夢」第二回裡,曹雪芹藉賈雨村之口說:「天地有正氣和邪氣兩種。若碰上正邪氣交會而生的男人,則上不能成為仁人君子,下則亦不能為大兇大惡。置於萬萬人之中,其聰明靈秀之氣,則在萬萬人之上;其乖僻邪謬不近人情之態,又在萬萬人之下。若生於公侯富貴之家,則為情痴情種;若生於詩書清貧之族則為逸士高人;縱再偶生於薄祚寒門,斷不能為走卒健像,甘遭庸人驅制駕馭,亦為奇優名娼。」

依我看來,世間,大仁大惡者畢竟少數,反倒是秉正邪二氣者居多。曹雪芹是鮮有的謳歌女性的人,在那麼古遠的年月裡,就能以「正邪說」來論人,而不只以男女性別分際。再持平不過了,不是麼?

我認為,人還是以情性和人格來分為好。女人嘛,在做女人之前,得先做人,一個完整的人。


 
Copyright 2005- Funhit Marketing Co.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勿任意轉載違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