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搜尋
熱門: 熱量減肥老年人健康女性健康兒童健康上班族健康男性健康有機食品食品安全免疫力
 
大師首選 食品營養標籤

【優雅玩廚】英國大廚來你家烤肉?秋節的優雅就靠它

【優雅玩廚】英國大廚來你家烤肉?秋節的優雅就靠它

中秋腳步越近,超市架上就有更多烤肉食材、用具在向你招手。不過一想到木炭、烤肉架和燒烤夾這些器具,大概用過這次就要.......<詳全文>

東京Banana系列之銀座草莓蛋糕讓我有愛

東京Banana系列之銀座草莓蛋糕讓我有愛

我承認,曾經,只要一聽到「東京Banana」這幾個字就會發出少女的尖聲怪叫!但隨著東京Banana推出了豹紋、貓紋、長頸鹿紋.......<詳全文>

2016香港航空扭蛋路跑 地表上最期待的5K趣味賽事!

每場扭出15張台北香港來回機票及旅遊基金新台幣21萬 航海王扭蛋、迪士尼扭蛋、神奇寶貝扭蛋全新登場 即日起開放報.......<詳全文>

公平貿易 「生態綠」助咖啡貧農收入倍增 / 2009.01.10

中國時報:何榮幸、黃哲斌

這家咖啡店叫做「生態綠」,華人世界第一家公平貿易特許商,名號聽起來很響亮,善待貧窮國家農民的精神很感人,喝杯咖啡值多少錢更是由顧客自己決定。不過,好友喜歡稱呼「變態綠」,因為兩個六年級店長堅持理念、辛苦經營的過程,跟他們想要改變的「第三世界血汗工廠」好像沒什麼差別。

早在「生態綠」之前,台灣已經有許多人賣過公平貿易咖啡,連星巴克都曾主打過一款。然而,全店所有咖啡豆都經過國際公平貿易組織認證、所有現煮咖啡價格全由消費者自由心證,可就只有「生態綠」這一家,這也是不少人特地前往杭州南路小小巷弄內「朝聖」的主要原因。
熱血情侶▲從參與社運到開設公平貿易咖啡館,徐文彥及余宛如不但理念契合,也培養出絕佳默契。(范揚光攝)
反剝削 交朋友 一舉兩得
走進這間只有十個座位的小店,六十二年次的徐文彥、六十九年次的余宛如(Karen)這對情侶永遠忙進忙出。因為他們不只賣咖啡、還要賣理想;不只招呼客人、更要結交朋友。

二○○五年,綠黨活躍成員徐文彥進行後殖民研究時,發現全世界百分之九十的咖啡都來自殖民地,一股反剝削的心情油然而生。隔年他希望結合社運與創業時,自然想到台灣民眾接受度愈來愈高的咖啡。

於是,他和余宛如等五人籌了一百五十萬元開店,向位於德國的國際公平貿易組織(FLO)申請認證授權,每年繳交新台幣十多萬元年費、保證以合理價格收購咖啡豆、每年必須賣出十噸否則提高年費……,在重重規定下進入了這一行。

但是,徐文彥的考驗才剛開始而已。單憑理想並不能保證賣出更多咖啡,「就像買愛盲鉛筆一樣,付出愛心之後,至少鉛筆要能寫字吧?」對他來說,能不能煮出好喝咖啡,才是更艱難的挑戰。

徐文彥花了一整年時間學習,找上國際精品咖啡裁判指導技術,向國內咖啡豆烘培冠軍討教,終於有自信向消費者交代。

一千五 二十元 自由付費 血汗工廠▲「生態綠」小房間內挑選咖啡豆的場景,兩位店長自嘲是「第三世界血汗工廠」。(范揚光攝)
但此時他和余宛如又做了一項大膽決定:每杯咖啡自由付費。
「我們的社運界朋友太多了,要不要打折、打多少折都很傷腦筋,乾脆把這種掙扎交給朋友算了」,這對情侶半開玩笑表示,但又隨即認真述說:「其實,我們是希望大家思考『價值』跟『價格』的關係。消費者不需要花更多錢喝公平貿易咖啡,貧窮國家小農卻可因為免除中間剝削而收入加倍,何樂不為?」

我們非常好奇,「生態綠」從去年四月開賣至今的自由付費高低行情。

「曾經有人喝完咖啡就掏出一千五百元,讓我們嚇了一大跳,但也有人只付二十元,我們還難過了幾天。後來發現,這兩種極端的人都不會再來了。一般來說,看起來像上班族的人會付每杯一百元以上,學生就都是付一百元以下了。」

賣一包 捐十元 盡分心力
為了實現理想,這對情侶至今吃了多少苦頭?
徐文彥先是自己爆料:「我學咖啡的一整年都沒有收入,全是靠宛如養我」,繼而坦承:「開店至今我們未領任何薪水,到去年底收支已經打平了,但還沒有賺錢。」這個故事再度告訴我們,一個有理想的男人背後,總有一個偉大的女人苦撐待變。

他們常擠在狹小的空間裡,一顆顆挑出太小或破碎的劣質豆,藉以維持咖啡品質,但兩人加班一整夜,大約只能篩濾一百磅的咖啡豆。余宛如因而哀怨自嘲,「那場景就像是第三世界的血汗工廠」。

儘管如此,他們仍做出最後一項重要決定:每賣出一包咖啡豆,就捐出十元給環保團體,為對抗全球暖化盡一分心力。

兩個老闆這麼熱血,難怪「生態綠」賺不了錢。

其實,消費者若想多幫助邊緣國家貧窮小農,徐文彥、余宛如的真心建議是:「多買公平貿易咖啡豆回去現煮,既符合健康儉約風,還能讓農民有機會擺脫困境」。

價略高 更環保 社會責任
以高於國際市場價格向小農收購的公平貿易咖啡豆,確實比一般咖啡豆貴。但公平貿易組織向特許商收取年費和固定比例營收後成立「社會發展金」,用來幫助貧窮國家生產組織建立水電、教育、醫療等基礎設施,幫助小農擺脫赤貧,更以此確保小農採用對環境友善的方式種植咖啡。

除此之外,「生態綠」還立志為台灣中小企業樹立「企業社會責任」的典範。他們的努力在去年底得到回饋,在勇奪「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年度最佳企業組織部落格獎」的那一刻,余宛如激動得差點當場飆淚。

了解這兩個年輕人的「變態綠」奮鬥歷程後,下回你到「生態綠」時,應該就不會丟下讓他們難過好幾天的兩個十元銅板了。

衣服、農產品、可可粉 交易種類多
國際公平貿易運動已推行數十年,目前呈現多樣的商品形式及交易面貌。亞洲國家以日本最早投入,甚至成為國際公平貿易組織創始國,台灣近年則開始出現延伸公平貿易精神的商品或市集。

友地球樹Earth Tree:
二○○六年在永康商圈開幕,販售全球各地的公平貿易商品,從玻利維亞的可可粉、印度的有機棉T恤,到秘魯的羊駝毛手織圍巾。店內商品主要來自兩個日本的公平貿易企業:People Tree和「尼泊爾市集」(Nepali Bazaro)。

友東海和平咖啡館:
位於台中東海大學附近,最早引進公平貿易咖啡豆,店主除了向玻利維亞公平貿易組織訂購生豆,也販售台灣人吳子鈺與印尼農民合作的雨林曼特寧。該咖啡館並未取得公平貿易認證,而是希望以一己之力,推動公平貿易的精神。

友合樸農學市集:
二○○六年由一群農人、學者、非營利組織工作者組成的農業市集,倡導有機耕作,每個月的第一個周六在台中市東籬農園的大草坪舉辦市集,讓生產者與消費者面對面,不必經由中間運銷商,共同實踐「合作、簡樸」的生活;並透過講座推廣慢食、有機等概念。

友生態綠銷售點:
目前除了生態綠本店及台大法商學院餐廳,販售或使用生態綠咖啡豆的銷售點有:台南市的台灣文學館與運河博物館、高雄的新崛江169茶亭仔、豐原的Mini 137,以及小小書房、有河book、洪雅書房、草葉集等獨立書店。

友香港樂施會:
積極推廣公平貿易運動的香港慈善組織,旗下成立子網站「貿易要公平」,網站上有詳盡的「公平貿易使用手冊」供免費下載。

倫理消費 化理論為實踐
在台灣,「公平貿易」仍是個陌生字眼,近兩年藉由少數經營者引進、推廣,才漸漸在台灣市場萌芽。

徐文彥大學就投入社運,在英國取得環境科學與社會碩士學位後,回台灣從事綠黨環境運動,由於經常赴立法院陳情協商,結識擔任立委助理的余宛如,兩人認識多年才擦出火花。二○○六年協助綠黨台北市議員選舉後,徐文彥希望另闢宣傳理念的實踐管道,因此決定引進公平貿易商品,從門外漢一頭撞進咖啡的專業領域。

打過台大女籃隊、個性健康爽朗的余宛如,台大經濟系畢業後曾擔任國際知名有機保養品牌行銷經理,為了支持徐文彥的理念,不惜辭去工作一起打拚。

徐文彥認為,引進公平貿易咖啡只是第一步;他更希望,藉此與台灣的土地與農業對話。徐文彥強調,公平貿易是倫理消費的一環,背後需要有倫理生產作為支撐,反觀台灣的有機認證制度,「高不可及的有機標準,四個各行其道的認證單位,加上有些認證單位也是生產單位」,才會造成目前的亂象。

他建議台灣以國際公平貿易組織的經驗為鑑,只有認證標準統一、認證系統確立、消費者信賴感提升,才能讓農民不必拚命說故事行銷自己。

相對於有意識投身公平貿易的徐文彥、余宛如,台灣第一家以公平貿易商品為主的「地球樹」,老闆王靖宜卻在意外的機緣裡踏進此領域。兩年多前,她發現日本友人身上的服飾很有特色,一問竟是公平貿易組織的商品,於是透過兩家日本公平貿易企業,開始進口一些尼泊爾、祕魯、玻利維亞的針織品,開了一間小店舖。

客源慢慢穩定後,半年前,王靖宜將「地球樹」搬到附近兩倍大的店面。她說,上門的七成客人對「公平貿易」並無概念,純粹對那些日本設計、羊駝毛或有機棉的織品很感興趣,她通常從商品材質開始聊起,然後介紹產地,循序漸進再推廣理念,否則一開始就強調公平貿易,「會把逛街的小姐嚇一跳」。

從咖啡到服飾,他們選擇不一樣的道路,不一樣的途徑,希望在世界某個轉角與消費者相遇。


 
Copyright 2005- Funhit Marketing Co.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勿任意轉載違者依法必究.